位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三亚分所 > 三亚首页 > 本所简讯 >

思念小姚

去年八月,小姚(我所理论宣传部部长姚宏宇)出差杭州,突发脑梗,在邵逸夫医院抢救一个多月,不幸去世,享年41岁。

我尽了全力,何主席通过浙江卫生厅领导,找到医院院长、ICU主任、主治医生等,我都见过。
当时我告诉岳屾山,要人有人,要钱有钱,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把小姚抢救回来!
记得我当时写一篇微博,表达我的态度。同时我写道,我要重新披挂上阵,亲自为小姚挣200万元医疗费,哪怕是植物人,我也愿养他。
真的尽全力了,只医疗费一项就花一百多万元,还是没抢救回来。
 当时我正在哈尔滨,那些天我泪流不断。一次朋友小聚,我谈起小姚正在抢救,引起韩厅长好奇问:小姚是男是女?一个员工,为什么有这样深的感情?
我说当然是男的,你可知道,他对我有多重要!
工作、包括我喜怒哀乐,我都对小姚说,什么事情都希望和他争论一番。
他在我身边工作十六、七年,是被我骂的最多一位,也是被骂哭最多的一位。
他不但负责理论宣传这一块,所里装修、部置一切、所有所里的杂活,都是小姚负责。
小姚这次到上海就是为了上海分所办公室重新装修设计谈判,再到杭州分所,重新调整前台背板颜色,当晚七点给我打电话,说前台背板颜色问题,己和装修人员谈好,明天签完合同他就回北京。
第二天上午我打电话无人接,我感到出事了。联系杭州分所主任马上去宾馆找,发现小姚已昏迷,120来送最近邵逸夫医院抢救,就没有出来。
去年八月我写关于小姚抢救微博,很多人问我小姚后来情况,因为小姚去世,太悲伤,始终没有再写关于小姚微博,包括他去世的消息,我都没告诉他人。
现在小姚已走一年多了,我慢慢适应没有小姚的情况下,虽然舍手,别人逐渐替代了小姚所有的工作。
比如洗地毯之事,小姚在,不用我操心,一切都是小姚安排。现在小姚不在,由我安排,这个十一假期没有洗上。
小姚,他不但是最忠诚、最敬业、最能干、最敢说真话的好员工,更是我的知己、挚友、帮手!
他平时身体就不好,除工作餐,我们没有单独在一起喝过酒,他滴酒不沾,抽烟。我有别人送给我的好烟,从未给过他,在我面前他不抽烟。我所是无烟办公区!
我告诉我所工作人员,小姚永远是我所一员,无论分什么,都不允许漏掉小姚。
小姚有一个儿子,八九岁。我告诉我的孩子,小姚儿子如同我孙子一样,遇到困难,一定要帮助!
小姚,我很想你!
小姚, 没有你,工作上非常舍手!
小姚,你不在没人陪我唠嗑了。
小姚,我苦闷时,再也没人听我唠叨了。
小姚,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转自岳成律师微博)

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